法甲

邪能复兴 第56章 铁索棺开

2019-09-13 19:57: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能复兴 第56章 铁索棺开

之前卢克走过的两个房间,一间是办公室,一间是炼金实验室,分属从大厅不同侧门连通的不同区域,第三个房间也是如此。

这片区域更像是休息生活区,墙边的壁炉给人一种能够火焰刚熄的错觉,里面烤得焦黑的木柴还有从上面烟囱落下的灰烬正向人诉说曾经发生在这里的人与事。

壁炉正面有方桌,上叠几本精装书籍,三本合拢,一本摊开。方桌的两侧是宽大的橡木椅子,卢克似乎看到当年这里有两人在温暖的炉火前,促膝长谈,安然翻书,壁炉前有水新沸,正待冲泡红茶。

不对,我怎么能看到这些东西。卢克甩了甩脑袋,凝视周围,壁炉还是壁炉,黑暗中那些石头和铁栅栏冰冷伫立,与卢克之前感受的景象截然不同。

“光脑,我是中了幻象魔法吗!”卢克急忙问,“你没能屏蔽异能量?”

“这并非异能量,”光脑似乎早预知到了卢克的情况,用平淡的机械音解释,“这是宿主对极能掌握到一定程度后,在某些特定条件下开启的能力,即能察觉到过去发生的一些事情。”

“某些特定条件?”卢克不解。

“是的,这里残留着一些奥术能量,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激发。奥术是种低级的能量使用方式,但通过复杂的技巧还是能达成引导效果的——拥有圣能、死灵能量、斗气的生物,感受到的东西不尽相同。”

“那么这里的奥术能量存在的目的,是为了把这些景象展示给后来者吗?”卢克继续往里面走,发现了餐厅和厨房,还有储藏室和杂物间。

光脑表示自己的能量并不是很充足,模拟出圣能等能量在这个环境下所见的东西需要消耗1%的能源,这不理智。

“没事,我等会去把那金属筒里的能量源弄出来,一切好说,”卢克想了想又补充,“那就只模拟圣能和死灵能量使用者能看到什么吧。”

斗气就免了,死在外面的那些达到二阶的战士,多半掌握了斗气,既然毫无例外的被干掉,那就说明他们即使能在这里看到什么,也挽救不了自己的性命。

光脑为卢克模拟了这两种状况,展示在视膜上,结果与卢克无意中使用极能感受到的场面大相径庭。

圣能看到的是即将破开的封印,苍茫的大地上,佩雷拉达学院荒芜破败,草木枯焦,正中原本是图书馆的位置变成了断垣残壁,废墟正中是扇即将打开的门,门上飞舞着闪亮的奥术符号,而门从内部正不停被敲击,里面似乎有巨大的邪恶即将夺门而出。

那扇门卢克倒是熟悉,和那晚上打赌时候,图书馆走廊上离奇出现的门一模一样,而上面的几个符号,看起来与当时侧面杂物间墙角的符号类似。

卢克明白了,圣能拥有者看到的是警告,神灵在世间的代言人拥有消灭众恶的能力,这股奥术能量的目的是向神殿求援。

画面一转,光脑把景象切换到了死灵能量拥有者所能看到的画面。那是数名白袍钢甲的圣武士,他们守在封印的外面,仿佛只要那些亡灵突围而出,就会遭到他们巨剑战锤的致命打击。远方的天空中,停留着斗天使的身影,四枚羽翼在背后张开,手中的曲刃剑燃烧着熊熊神火,似要净化一切邪祟。

高明的幻术!

卢克心中只剩下对当年那位留下奥术能量法师的深深敬佩。

能针对不同的人,让他们看到不同的东西,这简直是神乎其技。难怪进了这里,就没有见过一个亡灵。

相比是亡灵踏入此地,就能被圣武士与斗天使吓住,即便是实力强悍的亡灵,也会因为奥术模拟出的圣能气息而不愿在这里驻足。

而只有卢克的极能,才能透过幻术的迷雾,看到多年前的真相……这炉火前的安详,未必不是那名法师想要展示给自己的东西。

那么问题来了,他知道有极能的存在吗。

沿着墙边的楼梯往下走,地下藏书室不止一层。如果上面是起居室的话,下面则是当年居住者自我训练的地方,地面的六芒星法阵,墙壁上的法术靶子都昭示了相关的痕迹。

“谁在那里!”卢克突然感觉到某个墙角似乎有窥探的目光,但猛然转头看去,却一无所获。

时至如今,卢克对自己的直觉还是比较相信的,他立即拔出谷地守护者长剑,继续探索地下的训练室。训练室的尽头有个微型的台子,上面放着一口棺材。

棺材上咒文密布,外面更是缠了数条粗铁链。

铁链年代久远,表面已经布满了黑锈,不过这里空气并不潮湿,所以仍然坚固。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卢克好奇地敲了一下棺材板。板材不知由什么木头制造,十分厚实,几乎没能敲出响声。

卢克掏出信纸看了看,发现第三块钥匙的位置的确就是这里。

一定是那个画地图的人没有标好位置,怎么可能把东西放进棺材呢,卢克不由失笑,多半是在训练室的某个角落吧,我先找找。

刚装过身,后面响起轻微的敲击声。

“笃。”

卢克差点把长剑劈到棺材上去,不过他犹豫了好一会儿,觉得刚才那是幻听。

开什么玩笑,自己敲上去像敲到了石头上,棺材里面要是有东西在敲,那得使多大力气。

卢克继续寻找,但无论是椅子还是用来放置法杖的架子,都没有那种石头的影子。

“笃。”

卢克回头,死死盯住那口棺材,这回他不再怀疑自己有幻听了。

因为那声音连续传出,越来越快,越来越响。

整个棺材开始筛子般剧烈抖动,上面的黑色铁链在这震动下相互碰撞,叮铛作响,棺材盖即便是加了铁链也无法固定,眼看马上就要被冲开!

卢克急忙想要找个地方先藏起来,看看是什么东西再出手,这样直接上去怕是太仓促,而且这里面传来的威力,怕是超出之前那两个钥匙守护者许多。

但房间空旷,上楼梯回去已经来不及,卢克眼看那些黑色铁链齐齐断裂,棺材盖冲天而起,随着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与魔法波动,那里面的东西爬出。

“玛雯阁下,是你吗,”那东西用奇特的声音问,然后又立即否定了自己,“哦,不是,是某个闯入这里的学生。”

卢克看清那东西后,就开始确定楼梯的位置,再观察着两者之间的距离,准备撒腿跑路。

那是头尸巫。之所以他能说话,却嗓音奇特,完全是因为它使用魔法来模拟出声带振动的效果。这种技巧极其罕见,因为这正是魔法默发的基础,掌握默发魔法的法师,基本拥有四阶以上的实力,几乎无一不是子爵之上贵族的座上宾。

三阶法师都能完虐现在的卢克,何况四阶以上,卢克知道法师的躯体比较脆弱,尸巫更是如同风中残烛的骨头架子。但越是这样却越是可怖,一名身躯脆弱的法师去行走大陆,还能活得好好,就说明他依仗的不是躯体的防御。

尸巫一句话说完,破碎法袍的周围已经亮起了不止三种颜色,每种代表了一个防御类法术。现在的它虽然身着布衣,但恐怕连攻城弩也突破不了外围的防御。它手中是根长长的骨杖,杖首是一个完整的骨掌,将一枚血红色水晶紧握在其中。

“你大可不必打算逃跑……”尸巫空洞眼眶中燃起幽绿的火焰,代替了原本眼球的位置,“我知道你想上楼,那是我导师的房间,不过那地方可保护不了你。”

“你的导师?”卢克垂下长剑,“是他杀了你,把你变成亡灵吗?”

“他杀了我。但这个蠢货把我放在这里,直到我被转化为更强大的亡灵法师,”尸巫笑道,它说话越来越流畅,而骨骼之间的行动也不像刚爬出棺材那么生硬了,“那么,你是想问更多的问题呢,还是想快点被我杀死后转化成骷髅兵?”

卢克突然有种上当的感觉,他以为自己是在拖延时间,找机会逃离

,尸巫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趁它刚出后行动不便,念咒不快时立即就跑,还有几分机会,现在么,恐怕毫无可能了。

好吧,卢克把剑举起:“打开大厅那铁罐的钥匙在你这里吧?”

“我想你是在说这个,”尸巫变戏法似的从那件到处露出骨架的法袍口袋中掏出琥珀色石头,“我的确接到命令帮玛雯保管这东西,不过你确定要去大厅面对那头妖灵?”

“是的。”

“我突然理解你在我面前举剑的行为了,你觉得这是英勇,不过在我看来更接近愚蠢,”尸巫大笑,它骷髅头上的上下颚因此剧烈磕碰,发出哒哒的脆响,“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胆敢挑战一头拥有上古血脉,被高阶法师复活的妖灵!”

它的笑声戛然而止。

卢克趁尸巫喋喋不休之际,完全凝聚好了极能。启明星与北落师门已经是他当前能操控的天体上限,此时正停留在身侧闪闪发光。卢克俯身箭步,数米开外,急奔而至,谷地守护者长剑灌注极能,寒光熠熠,高举过顶,流星斩落。

儿童感冒咳嗽吃什么药
小孩干咳吃什么好的快
夜尿增多的护理
宝宝爱出汗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