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终末之龙 第四百一十一章 荣誉与利益

2019-10-12 20:26: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终末之龙 第四百一十一章 荣誉与利益

“我想您并不打算给我什么选择的余地?”

沉默片刻之后,奎林冷淡而有礼地问道。

“怎么会?”莉迪亚微笑着,提起长裙随意地坐在了窗台上,望向窗外的维萨城,“您总是可以选择的。生或者死,守护或者毁灭……这是个美丽的城市,不是吗?”

她穿了一身深绿色的长裙,织满隐约可见的藤蔓,从窗外透过的阳光照亮她绿色宝石般的双眼——一个美丽的女人,却带着阴冷的气息,犹如死亡本身可怕又迷人。

“……这算威胁?”奎林的语气中有隐忍的怒意。

“只是一个友好的提醒。”莉迪亚毫不在意地眯起眼睛,“我猜您大概已经知道,我不需要一兵一卒就可以毁掉一个城市……计算那需要花上几天也算是一个xiǎoxiǎo的乐趣。”

她説得如此漫不经心,仿佛那只是一件不足挂齿的xiǎo事。

“我也知道,并不是没人能阻止你。”奎林冷冷地説。

他已经得到了埃德的警告,但他并没有把那当做太过严重的危机。无论他做出了什么选择,相信柯林斯神殿的圣职者都不会对威胁维萨城的瘟疫视而不见。利用这一diǎn让他兴坏愧疚……或许总有一天他能够做出补偿。

“如果你还在指望什么牧师,我可以保证他们那时候绝对自顾不暇。”莉迪亚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自己的长长的袖子,“毕竟,我们现在也算是有盟友的呢。”

安特?博弗德……奎林本能地拒绝相信国王会与死灵法师联手,何况这句话出自死灵法师的口中。但内心深处,他却隐隐怀疑。那并非却无可能。安特面临的困境比他的更难应付……一个绝望的国王为了保住自己的王位能有多么疯狂,历史上有许多真实却又匪夷所思的故事。

“我并没有什么可以分辨出谎言的法术,但并不意味着我就会轻易相信一个死灵法师的话。”他不自觉地握紧了剑柄,“何况就算我站在你这边,带给这个城市的……最终不依然是毁灭吗?”

“……您对‘死灵法师’似乎有些误会,不过这也怪不了您。”莉迪亚叹息着摊手,“您以为我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把整个世界都变成亡灵之国吗?那对我到底又有什么好处?除非把自己也变成亡灵。否则光想想那飘在空气里的味道我都活不下去——您大概只记得我们会利用死者的尸体。却忘了我们原本想要追求的不过是摆脱死亡的束缚……我们想要的不过是真正的自由。”

“……人终有一死。”奎林低声道。

“那才是真正的谎言。”莉迪亚冷笑,“因为害怕人类对不朽的追求而刻意一遍又一遍重复,用灵魂的归宿为威胁的谎言……但我没兴趣再这里与您争论信仰与生死。您只需要相信,我可以轻易毁掉您拥有的一切——您的亲人,您的领土,您的城市……就当它是个威胁吧。无论如何,这可绝对不是谎言。”

冷汗一diǎndiǎn从额角渗出。奎林沉默不语。他为这女人明目张胆的威胁和自己此刻的无力而愤怒,但是……

“或许您想要冒险一试?”莉迪亚微笑着歪歪头,“我知道像您这样把自己当成骑士的家伙总是很难死心地承认自己无力反抗……但恕我直言,您的确无力反抗。”

她的眼中印出奎林毫无血色的面孔。看上去犹如亡灵……杀掉他对她来説大概轻而易举,而她却如此耐心地纠缠到现在……

“……你想让我做什么?”维萨城的城主扔下了长剑,吞下他所有的屈辱与愤怒。只觉得喉间发苦,“或者我该问。国王陛下想让我做什么?”

莉迪亚的眉眼舒展开来,笑容亲切而甜美。她殷勤地拍了拍窗台,邀请道:“请坐,大人,我想我们有很多可谈——以及,我想用不着再提醒您,我接受选择……但绝不接受背叛,无论是为了荣誉,还是利益。”

奎林的唇边有一丝苦笑。这艳丽的女法师或许不知道,他原本的决定就没有什么荣誉可言。她的出现或许反而给了他一个可以原谅自己的借口——至少,他所做的这一切,并不只是为了他自己。

.

走进隐藏在群山之间的宅邸,莉迪亚回身就给了身后沮丧又惊惶地垂着头的年轻人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脸上却依然带着微笑。

“我是让你去弄清楚那位伯爵大人知道了什么又想做什么,还是让你去试用自己刚刚学到手的新魔法?”她柔声问道。

年轻人把头垂得更低,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拳。

“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为什么会让你成为我的学徒?”莉迪亚叹着气伸手抬起他的下巴,“哦,不用了,我想我正看着我的‘理由’——你的脸。而且,不得不説,我有diǎn喜欢你的眼神,至少不像只——不只像只被狐狸盯上的兔子。你看起来还是挺想咬我一口的,是不是?”

年轻人怔怔地看着她,眼神变幻着,似乎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莉迪亚轻声笑着,随手拍了拍他的脸颊:“去找个地方舔舔你受伤的自尊吧,至少到现在为止,你还没让我生厌……不妨把这当成你的胜利。”

她扔下了这一句,也扔下那神情复杂的年轻人,径自走向大厅西侧向下的阶梯,没有再回头。

阶梯下空旷的地下室里亮如白昼,魔法制造的光焰毫不吝惜地燃烧着,让莉迪亚一瞬间两眼发花,不得不举起手来遮住双眼。

一个金发披肩的精灵回头扫了她一眼,冷冷地开口:“我説过你那些学徒没有一个有用的。”

他的眼睛在明亮的光线中略显浑浊——视力不佳让他最近颇为暴躁,但他的耳力似乎倒是没有受损。

莉迪亚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哦,别这么説,他们多少有些别的用处。”

她全然无视了精灵脸上僵硬的肌肉都能够表现出的鄙夷,走向西侧的一排牢笼。

牢笼仿佛嵌入墙壁之中,狭xiǎo得只容一人站立,期间以石壁相隔,铁制的栅栏半开半闭,似乎其中并无囚徒。

事实上没有一个牢笼是空的,但里面的人都已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至少,对于其中的绝大部分,莉迪亚并不担心他们会逃走——他们或许连生存的欲望都已经失去,甚至只剩下一具没有灵魂,却依旧在呼吸的躯壳。

但其中有一个,她却不那么确定。

“不是怀疑您的能力,陛下。”她挥手让一扇铁门重重地关上,“但还是别太xiǎo看了这种比矮人还要顽固的家伙……或者我需要提醒您,并不是没有人从这里逃出去过?”

“那只是个意外!……我不会再允许任何人从这里逃走!”精灵恼怒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门又一次在她面前自行打开,“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去开关一扇无用的门!”

莉迪亚轻笑起来,她早该知道这样的举动只会适得其反,但有时她就是忍不住。

“您有永恒的时间。”她轻描淡写地説。

“但没有永恒的躯体!”精灵恼怒地低吼,“我无法感觉到微风,也无法闻到花香,无法品尝食物,甚至感觉不到疼痛……永恒的时间又有什么意义!”

莉迪亚情不自禁地撇撇嘴——身后这个家伙终究还是个精灵,精灵该有的毛病他一样也不少。“永恒的时间”只是让他变本加厉地令人讨厌……但她从不曾xiǎo看时间带给他的力量。

并非来自诸神,全由他自己创造出的力量——如果不是因为某些无谓的坚持,他如今绝不至于得躲藏在她的地下室里,才能继续他的研究。

如果她也能拥有同样的时间,谁能想象她能做到的一切?

“那您到底打算把他留到什么时候?”她问道,走近几步,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毫无知觉的囚徒。她还记得那张面孔上曾有的神情——高高在上,严厉而冷漠,仿佛自己便是神祗……

“我对他还有一两个有趣的xiǎo计划……您可不能夺走了我所有的乐趣。”她微笑着,那笑容却无法掩饰隐藏其下的恨意。

“不会太久了。”精灵走到了她身后,“如你所言,他是个顽固的家伙……我已经从他的脑子里挖出了不少东西,但我确信还有许多埋在更深的地方。等我完成的时候……我不觉得你还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乐趣。”

“别这么xiǎo看我。”莉迪亚笑眯眯地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我总能找到自己的乐趣的

。”

她转身走出地下室,脚步优雅而从容。

缺少这位特别的“客人”,即将来到的好戏会逊色许多……但她应该能找到其他的乐子。

在她身后,被牢牢锁在墙上的男人依旧纹丝不动。他低着头,灰白短发下的面孔依旧苍白而清瘦,因为闭着双眼,反而意外地显出几分柔和。

精灵虽站在他面前,却再次埋首于自己未完的计算,完全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眼皮在某一个瞬间,微微翕动。

.未完待续

齐齐哈尔治疗妇科方法
永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鹤岗妇科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妇科费用
永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