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医道无双 第三百一十六章 尘埃落定

2020-01-14 19:20: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医道无双 第三百一十六章 尘埃落定

百招之内,双方依然保持着势均力敌,曾华龙虽然被罗昭阳击中了鼻梁,但罗昭阳似乎也没有diǎn到一diǎndiǎn的便宜,他的一个眼角像被画上了眼影一样,虽然还没致于伤及眼角,但随着那汗水对伤口的渗入,他不时地眨着眼睛。

台下的人由原来激情满满,大声叫喝到慢慢恢复平静,这样的平静不是知道是因为他们已经有力气无力,还是因为他们都明白这一场擂台还有很长的时候,现在过到激动已经是浪费口舌。

罗昭阳各自退到了会议桌的一头,虽然脚步在移动,但是他们的精神却没有关分的大意,他们相互的目光全部停在了对方的身上,在这一刻他们已经将周围的一切给忘记,他们的眼里只有对方的存在。

“不行了,我一定要想要尽快把他给干掉。”看着罗昭阳,曾华龙在心里暗暗地説道。

一开始他就知道罗昭阳是一个强敌,但是却没有以他竟然强到现在这一个程度,对于罗昭阳的估算,曾华龙自认是失算了,但他不会让之前的失算影响到接下来的一切。

这一次的擂台不单决定着谁是三兴的坐馆,也是曾华龙和罗昭阳之间的最终较量,赢对于曾华龙来看意义重大,如果可以让他掌握这一切,那他产相信所有的一切也就容易得多了。

正是有着这样的压力,让曾华龙在应付着罗昭阳的招式地,他多少有diǎn顾虑,相反罗昭阳一心只是想着把曾华经给打倒,所以他现在的心情变得轻松多了。

“开始呀,看什么呀?打呀!”台下,看着罗昭阳和曾华龙那一直对持着,有人开始不耐烦起来。

虽然对于他们来説,谁做三兴坐馆的确可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但是看着他们这样一直站着不动手,这让他们多少觉得焦急,因为他们在这里并不是想看他们这样对视的,而是要在今天选出一个新的坐馆来。

“吵什么吵,打不打我们的事情,关你们什么事?”曾华龙有diǎn不高兴了,大声地吼道。

他没有能在一百招之内把罗昭阳给拿下,那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一百招里,他将更加困难,因为在体力上双方都已经消耗了不少,招式与套路,双方在经过这一百招也了如指掌。

接下来的时候,就要看谁可以撑到最后,那谁就将会是这一场擂台的最后赢家。

场内的气氛因为曾华龙的吼叫而又再恢复了宁静,这样的宁静同样也让张丰年感觉到不安。

“张少,你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可以把这一次的危机可以化解了的。”就在张丰年正在深思着的时候,郑轩宇出现在他的后面。

张丰年转过头来,看了看郑轩宇,他没有説话,只是冷冷地笑了一下,对于郑轩宇这样的保证,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説吧,如果没有,我想静一静。”看着张丰年并没有要退下去的意思,张丰年又再转过头来对郑轩宇説道。

“其实我是想问张少,关于公司的董事长一职的,你有什么打算,毕竟现在你的拥有的股份最大,如果这一次不是得到你的鼎力相助,我还真是没有信心可以把这一次的危机给处理好。”郑轩宇用眼角偷偷地看着张丰年,黄樱之前愿意将公司给自己管理,是因为有着生发剂的绝对权,但是现在生发剂已经出了事情,而且对于张丰年他是一diǎn都不理解。

他能否可以再将颜如玉的权力拿回来了,这就要看自己在张丰年的眼里有什么样的一个角色。

“公司的事情还是你来做吧,现在正是紧要的关心,我不希望阵前移帅,动摇大家的士气。”张丰看思考了一下后淡淡地説道。

听着张丰年这説,郑轩宇的心终于是定了下来,因为这已经达到了他预期的目的,也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不过现在危机公关那边还出了一diǎn问题,公司的资金周转上面出了一diǎndiǎn的问题,所以……”

“还缺多少?钱现在不是一个问题,问题这钱花了有没有效果,这才是我要关心的事情。”张丰年转了回来,他购买黄樱的了股份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股份已经被蒸发了六分之一,虽然这一diǎn钱张丰年他现在还能应付,但是如何再继续这样下去,他觉得还真是有diǎn吃力。

“张少,你放心,只要过了明天,一切都会好的。”郑轩宇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他怕失去了张丰年对他的信任,失去了在公司的绝对权力。

“那你报个数吧,我会尽快把钱给划过来的。”

张丰年又再将头转向了窗外,他那聚精会神的样子,让郑轩宇想不明白在窗外的那一片漆黑的夜空里有什么值得看的,但在听着张丰年如此的爽快,他也免不了附和两句。

“罗昭阳,这一次就要靠你了,你再不快一diǎn决定,曾华龙没有把我给弄跨了,郑轩宇这xiǎo子也会把我给吞了。”张丰年深深在吸了一口气,但就在他正想着拿出给罗昭阳去个时,罗昭阳的响了起来。

“喂,罗医生,怎么样了?你考虑好了?”张丰年有diǎn焦急地説道,虽然他知道在谈判这样的事情上绝对不能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想法,但是在现在这一个关头,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对于自己的想法,他更希望罗昭阳知道,更希望他可以理解。

“你是不是真的可以兑现你的承诺?”

“一定。”

“好,那我告诉你,我已经帮你布好了先行阵,如果你放心,那作为你的先锋,那我可是要大开杀戒了。”

罗昭阳一手扶着桌子,一手拿着説道,看着半个身子已经悬在桌子上而没有掉下来的曾华龙,罗昭阳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虽然也没有为龙吻手刃这一个凶手,但是看着他现在的样子,他觉得也算是对龙吻有了一个交代。

“谢谢,谢谢……”听着罗昭阳这样説,张丰年的眼角红了,如果不是和罗昭阳相隔两地,那他一定会把罗昭阳紧紧地拥抱在怀里,他要用最真诚的胸怀来感谢罗昭阳对他理解与帮助。

“别谢,谢也不会降少钱的。”罗昭阳第一次听到张丰年説谢谢这两个字,还是连续出现,这让他突然觉得不好意思。

在张丰年问题上,罗昭阳觉得他爱汪美馨有diǎn执着外,他倒没有让他觉得恶心的地方,但是对于现在这两个谢谢,倒是让他恶心了一把。

罗昭阳説完,便把给挂了,他完全没有给张丰年有更多説话的机会,他突然也开始讨厌那些客套的话,更讨厌那些感谢之类的话,因为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了不起。

“罗昭阳,虽然你赢了,但是你是光辉集团的人,你就不怕你影响到光辉集团?”看着罗昭阳把给挂了,站在一边的叔父马上提醒着罗昭阳,他觉得罗昭阳如此辛苦抢回来的东西并不实际。

“现在我不是帮我自己赢的,我用我现在的筹码来让赵丽娜做三兴的坐馆,如果有谁不服,你们可以提出来。”罗昭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用他眼角的余光将现在的的老头给扫了一眼。

这里的老头虽然也是曾经风光一时的江湖人物,但在罗昭阳的目光扫过时,他们不是有人説头痛,就是説腰身,更有人説心不好,借着这种种的理由来撤离了现场。

当大部份的人开始陆继地离时,赵丽娜他的手下依然站在一边,他们似乎在等待着罗昭阳对他们的授权一样。

岳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汉川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福建哪家医院白驳风治得好
银川看白驳风医院
宿迁治白癫疯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