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216章-浑然天成的阵势(为说难行易加更)

2020-01-14 12:23: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216章 浑然天成的阵势(为说难行易加更)

当时的肠胃功能,就是非常差的。

现在的肠胃功能的情形,与那时比,就相差不多。

所以,他先把所有的云水犁吃完后,此时嘴部功能略有恢复,才开始吃谷物制*作的干粮。

吃完谷物干粮后,此时嘴部功能及肠胃功能恢复了一部分,才进食对身体恢复最有帮助的肉类食物。

不是他过于小心,非要给自己整出这么多麻烦来。

这是久饿后身体虚弱之人,得救之时必须遵守的饮食法则来的。

这是有前车之鉴的,并且是惜命的经验。

在来点银山的路上,他们在一起闲聊时,就听袁老叙说过这方面的真实的故事。

这事是袁老亲眼所见。

霹雳堂曾救出一个被困很久的人,此人多日滴水未进,身体虚弱。

在他被救的当日,正好有饮宴,此人也入席,本有人嘱咐过他,他本人只宜吃些清淡的流食,但是他在饮宴开始后,把告诫抛至脑后,什么菜肴香、什么菜肴好吃,他便吃什么。

结果,饮宴结束的当晚,此人非常地悲催,他没有被饿死,而是因消化不了,被那些美食活活给撑死了。

当陈德开始进食肉类干粮时,他确定自己算是完全活过来了。

能量、营养更丰富的肉类使他能让身体恢复得快一些。

自上次被山都劲风等玄元宗修士追击后,他就注意在外出时做好准备,就是饮食、丹药、疗伤药的准备。

反正,他的储物腰带上,有多个储物间隔,位置倒是不虞不够。

现在,他已经可以坐起摆出打坐的姿势了。

晚上行功之时,效果果然好了许多,他预估了一下,应该是十倍倍左右的差距。难怪,每个修士修炼时,都是取打坐的姿势了。

他的这次经历,从反面印证了,修士修炼时为何一定要用打坐的姿势了。

陈德对于修炼时的最常见的细节的深入了解,还不止于此。

白天,当阳光照射大地时,他继续打坐运行浑元汲天诀,立即就发现,效果远逊于夜晚之时。还不到夜晚的一半左右。

以前,他把夜晚打坐效果最佳,当做了普通常识,并未深究其缘故。

当他看到日光猛烈,有运行赤天纳灵诀的冲动时,干脆就停了浑元汲天诀,转而运转起赤天纳灵诀来。

当他的身体,被纳入体内的火行元气,所散发的火行之力烘暖时,他忽然恍然大悟了。

阳光照射下,空气中的一些灵气俘获了火行之力,转化为了火行元气,或者叫火属性的灵气,而浑元汲天诀这类宗门修行的普及型的功法,吸纳的是无属性的灵气,故而能吸纳的灵气变少了,效果自然不佳了。

除阳光外,白昼之时,万物运转,各种属性力量碰撞,对灵气的影响更多,灵气会俘获各种属性之力,改变本身属性,会使空中无属性的灵气减少许多。

故而,白昼之时运转宗门修行的普及型的功法,效果就远不及夜晚之时了。

陈德对于脑宫神庭中的那个,引起这次凶险的符箓,心里仍有不小的抵触,或者说是惧怕。

因为,他不知道,动用它之后,又会引起怎样的后果。况且,他现在的身体刚恢复了一些,很怕再出意外。

所以,他的念力又恢复一些后,他脑宫内的神魂,只敢远远地瞅着这个看上去挺神奇的符箓,并不敢靠近它,更不用说使唤它了。生怕一不小心,又被它抽干了。

这次凶险,的的确确让他心有余悸。

对于那只不知道自己临时做了陈德“保镖”的穿山甲妖,陈德早已摸清了它的出没规律。

它在出洞前,都会先将封堵洞口的泥土扒拉掉。快到那个时辰时,陈德便躺倒在巨石上,屏息等它走远了,他又继续打坐。

时辰快到时,它又会返回洞穴,在它准备回归时,他又躺倒,屏息等它进洞,待它封了洞口时,陈德便又可以继续打坐。

不是陈德不想换个位置,而是他不愿意换位置。

因为,陈德对阵法已经颇有了解,他观察到,此巨石所在位置,是这个小盆地的地势的天然阵势的一个节点,或者叫自然的阵眼,故而是灵气的一个聚集点,此处灵气密度比周围高出不少。

这一天,是陈德能打坐后的第四天。他面对太阳正运转赤天纳灵诀,忽然一大块云朵遮住了阳光,他马上被阴影笼罩,这一变化让他从运功中醒来。

白云遮日,景色明亮而不刺眼,他再次仔细查看周围地势。

这次查看地势,让他越来越心惊。

初时他只是发觉此处灵气相对浓郁,故此决定暂不挪动位置。

现在,他才发现,巨石所处位置,乃是一个承上启下,通天彻地之所,乃阵势运转之枢机。

位于此点,可映射、意覆整个小盆地。又与天上的日月气机交接无碍。

陈德就是误打误撞地在此处,身舒意澈,与天地交融,引发了感悟天地的契机,加上他在符箓、道韵上的领悟,这才引得天启道法符箓在脑宫神庭里成形。

可惜他修炼的阅历不够,不知在此情形下,修为不足将会引发的凶险,就没有停下这个进程。

而天启道法符箓在脑宫神庭成形过程中,当他察觉其抽取全身菁华将带来危险时,已无法,也无力阻止其进程。

他差点就成了乐极生悲,而又陨落的缘由极其憋屈的修士。如果他就此陨落,真就成了东玄大陆修士陨落故事里的千古一憾了。

他这样的情形,像极了一个刚会走路尚不会奔跑的小孩,在山间的道路上行走时,突遇一阵仙风,让他有了奔跑的觉悟,他跃起之后,却是沿着山路一路滚到了山脚。

要不是他近乎铜皮铁骨,这才留得一息尚存。

看着这浑然天成的阵势,陈德就想,他挖到的灵药,之所以在此处不远的树下长成,会不会与这阵势有关?

那么,那只穿山甲妖,会不会凭它敏锐的嗅觉嗅出灵药,吃下后就变成了妖兽呢?

...

保康县中医院怎么样
包钢集团第三职工医院怎么样
宁夏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陕西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清远男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