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黑道亦是道4 第六十三章 针对

2019-10-12 21:01: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黑道亦是道4 第六十三章 针对

吴思君还想据理力争,不过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这次出来毕竟不是自己带队,如果再说下去就是和组长叫板了,不过吴思君还是气的脸色涨红,坐在椅子上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这些人完全是在无理取闹,不理智的分析案情

,而是感情用事。

这个团伙儿一共才多少人,去掉那些不具备作案的人员,根本不可能杀掉三十多人,而且在吴思君心中早就已经有了这件案子的嫌疑人,只不过手里没有证据,同时更重要的是心里的矛盾。

“组长,我觉得这些被举报的人,很可能是有人故意扰乱咱们视线的。”吴思君看了专案组刘厅长一眼,说道,吴思君一直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说的都是有理有据的分析,组长也不听取,吴思君办案子肯定是没问题,无论是下派历练的时候,还是调回BJ,经他手办得大案要案都不少,只不过这情商就有点问题了,不懂人情世故,就是这个警督,也是靠着家里的背景得到的,如果没有背景的话,吴思君充其量也就是一个能力较强的小警员,一辈子都上不去的小警员。

只不过吴思君一直都认为,自己能站在现在这个位子上,完全是自己努力得来的。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吴副组长,你是在怀疑为我们提供线索的良好市民了,这里的市民很淳朴。”那个刑警队长马上又说话了。

“如果举报的不是市民,而是真正的犯罪分子呢?”吴思君冷哼一声,心中更加的恼怒。

“吴副组长说话是要负的,你有证据吗?”那个老刑警不屑的看了吴思君一眼,一个黄毛丫头竟然敢和自己摆资历装办案能手,不给你点教训还不嚣张没边了,就算你是公安部派下来的,能咋地?这事SY,不是BJ。

“证据,证据,这是讨论案情,你有证据你怎么不去抓人,还坐在这研究什么,去抓人啊,我是在研究案情,没时间和你较劲。”吴思君真的怒了,猛的站了起来,重重的拍着桌子,愤怒的指着那个老刑警。

“就算研究案情,也不是让你瞎说,一切都要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那个老刑警看着暴怒的吴思君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抬了抬眼皮说道,此刻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BJ来的怎么着,到了老子这不还是吃瘪。

“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你手里有多少证据?”吴思君怒不可遏,就算他情商低,这种处处针对自己她也看的出来。

“老李,你怎么能和领导这么说话呢,赶快想领导道歉,吴副组长,我这下属也是破案心切,你别和他一般见识。”公安局局长这时候站出来说话了,毕竟不能把这位BJ下来的得罪透了,谁知道这位什么脾气秉性,回去之后稍微吹吹风,自己可就没好日子过了。

“哼,有这样的领导,可真是够倒霉的了,就这样的领导,什么案子能破啊?谁让咱官小呢,对不起啊,领导,你别和我一般见识。”那个老刑警吊儿郎当的站起来,满嘴的风凉话,这哪是道歉啊,明显就是在挤兑人。

“你怎么说话呢,我怎么就破不了案了?”这些年吴思君可谓是心思全在破案上,一直将惩奸除恶视为己任,现在竟然有人质疑自己的能力,这是吴思君这将事业看得比生命都重要的女人接受不了的。

“思君,你也消消气,老李这不也道歉了吗?”刘组长这时候也站出来说话了。

“这是道歉?这道歉可真是太有诚意了,你们讨论吧,我看我在不在这都没什么价值了,我去医院看看证人。”吴思君说着重重的将手中一沓资料摔在桌子上,走出了会议室。

“哈哈哈……”会议室里这时候却传出了一阵笑声,丝毫不避讳吴思君,听着那刺耳的笑声,吴思君逃也似的下了楼。其实吴思君还有一个想法是没说的,她想把有现场证人的消息放出去,然后引蛇出洞,只是处处有人针对她,根本没给她说的机会。

“刘组长,晚上我安排下,咱们出去好好玩玩,人我都安排好了,绝对是个雏。”见到吴思君出去之后,公安局长凑到刘组长耳边说道。

“哈哈,好,好啊,不过赵局长,这案子咱们要抓紧了,上头对这起案子很重视,而且已经宽限过一次了,眼看着这期限就到了,咱们还是要在期限内破案的,吴副组长虽然人有点脾气,不过这破案子还是很有手段的,好好考虑考虑她说的,不是没有可能,你我都清楚,咱们审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这起案件的凶手。”刘厅长看了赵局长一眼说道,刘厅长深知,自己下来就是来镀金来的,玩是玩的,这案子还是要破掉的,如果这案子破掉了,可是大功一件,对自己升迁还是很有好处的。

“哈哈,刘厅长放心,这案子吗一定会在期限内破的,有些时候,凶手就在咱们嘴里。”赵局长哈哈一笑说道,赵局长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谁是凶手谁不是凶手就是嘴说的,说他是他就是。

“能不用嘴还是尽量不要用嘴的。”在这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的刘厅长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赵局长的意思呢。

“那是,那是!”赵局长连连点头。

吴思君从公安局出来直接来到了医院,守在医院门口的小警察见到吴思君过来急忙跑过来:“吴副组长你来了。”

“恩,没什么事吧?”吴思君点了点头问道。

“没事,没事。”

“你回去吧,今天我守着。”吴思君对小警察说道。

“吴副组长,那怎么能行呢,怎么能让你守着呢?”小警察谄媚的说道,毕竟一个BJ派下来的警督对于这个小科员来说还是高高在上的。

“我说让你回去你就回去,这不用你管。”吴思君心情本来就不好,说话的语气也冰冷了起来,那个小警察急忙点头应和着,不过能不用守在医院这坡地方,小警察心里还是蛮高兴的,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吴思君推开门走进了病房,白丽正坐在病床上看电视,看到吴思君进来,看了她一眼,也不搭理她,继续看着电视。

“能和你聊聊吗,我知道你的病早就好了。”吴思君坐在了白丽的床边对白丽说道,白丽没说话,依旧自顾自的看着电视。

“你就不想为你的男人报仇,他可是杀了你的男人。”因为白丽不说话,吴思君也找不到突破口,只能不断的试探。

“哼!”白丽发出了一声冷哼,不过依旧是没说什么。

“把你看到的告诉我,我一定会抓到凶手,将凶手绳之于法的。”吴思君继续说着。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白丽放下手中的遥控器,对吴思君说道。

“难道你就让甘心让姚天赐这么白白的被杀?”因为白丽有反应是因为自己说到姚天赐,所以吴思君认为这是一个突破口。

“姚天赐?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人,死在他手里的人也不少,死了也活该,报应而已,我不过就是他的女人之一,一个被他包养的女人而已,他死了我可以再找一个人包养我,而且他死了也挺好,我给他买了意外人身保险,受益人是我自己,所以其实在心里我是希望他死的,我还要感谢杀了他的人呢,要不然我也不会白白的得到这么一大笔钱了。”白丽冷冷的说道,她就是被姚天赐包养的众多情妇之一,说白了她就是姚天赐的玩物而已,姚天赐的死活她并不那么关心,她只关心钱而已。

“三十多人,凶手杀了三十多人啊,这可是三十多条人命,那些杀人犯就是亡命徒,丧尽天良的亡命徒。”吴思君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们是什么人和我没关系,杀了多少人也和我没关系,我拿到了本不应该拿到的钱,这就是那些杀人犯让我得到的,这三十多人都是干嘛的你们比我更清楚,他们活着祸害的人只能更多,死了是报应。”白丽丝毫不为吴思君的话所动,他作为姚天赐最欢的情妇,见过姚天赐做的很多事情,因为在酒吧一个男人撞了他一下,就把那个男人打残废了,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所以对于姚天赐的死,白丽没有一点感觉。

“钱你是拿到手里了,可是就怕你没法花,也没机会花。”吴思君想明白了,这白丽跟姚天赐在一起就是看中姚天赐的钱,对于姚天赐死这件事本身没有什么感觉,她对钱的重视要远远大于对姚天赐的重视。

“你什么意思?”白丽有些愤怒的问吴思君。

“别忘了,你是唯一一个见过凶手的人,如果凶手知道你还活着,并且见到了凶手的面目,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吗?”吴思君盯着白丽说道,当她说完这话的时候,她看到白丽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他们能杀三十多人,还差你这一个人吗,配合我们,把案子破了,抓到凶手,你才能把你拿到手的钱花掉,能花掉的钱是钱,花不掉的钱,再多也是纸,你死了,你有再多的钱也没用,好好考虑我说的话,我等你消息。”走出病房的那一刹那,吴思君知道自己赢了,白丽一定会配合自己破案的,这种把钱看中的女人,更看中的是自己的命。

想到这里,吴思君安心不少,只要能从白丽这打开突破口,这案子一定能破,可是吴思君心底竟然埋藏着矛盾,万一真的是他,自己该怎么办?吴思君的脑海中出现了那个身影,一头银白色的头发,那犀利的目光,棱角分明的脸庞以及那阳光般的笑容,他还活着吗?究竟他是不是凶手,此刻吴思君的脑子里尽是混乱的思绪。

芜湖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郴州男科医院
廊坊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芜湖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郴州男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