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校草制霸录 二十二、春秋之义莫大于复仇

2020-01-16 18:33: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校草制霸录 二十二、春秋之义莫大于复仇

等江水源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在这三天里“军训打人事件”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外间纷纷谣传某位中考前五名学生因为军训时使用防晒霜,被教官打成重伤,现在正在医院抢救,至今尚未苏醒,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云云。

对于此事,淮安府中自然是极力掩饰,但发生了这么大件事儿,纸里怎么可能包住火?更何况背后还有淮安一中、淮安实中等竞争对手在落井下石推‘波’助澜呢?很快就登上了各大晚报的社会热diǎn。

中考前五名?军训?被打成重伤?这些挑逗眼球的关键词,迅速引发全国上千万高中新生家长的强烈关注,淮安府中的差diǎn被愤怒的民众打爆,无数人在上撰文声讨军训教官的罪恶行为以及军训制度的弊端,并进而演变成一场关于中学军训存废的大讨论。

作为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淮安府中更是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早在事情发生当天,在外考察的校长雷成雨便连夜赶回来,与淮安府立医院的医生们商议病情。雷成雨与医院院长米如山平日关系不错,眼下也顾不得寒暄,直接开‘门’见山问道:“老米,你跟我实话实説,那位学生情况到底如何?”

米如山是北平医科大学博士,在全省医学界都享有很高的额知名度。此时闻言推了推眼镜,慢条斯理地答道:“该名病人在送来时已经陷入轻度昏‘迷’,根据当时情况推测,应该是头部和躯干遭受重击,导致大脑因缺氧而陷入昏‘迷’。不过就现在看来,除了局部遭受重击部位肿胀有所加强外,其他各项生命体征平稳,应该并无大碍。”

“那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苏醒呢?”雷成雨对医学一窍不通,只听懂了最后“并无大碍”四个字。

米如山道:“这应该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属于人类在数百万年进化中形成的一种生存策略,因为在遇到巨大伤害时陷入昏‘迷’可以降低自身机体能耗,减轻疼痛对神经的刺‘激’,以便等待外界救援。类似策略的还有我们经常提及的冻结反应,即一旦感到威胁立刻保持静止状态,就好像瞬间冻结一样,这是因为移动会引起注意,而冻结反应可以为人类提供最简单最有效的避难方法。”

在这个时候,雷成雨根本没有任何心情听米如山滔滔不绝地上科普课,再次直截了当问道:“那你觉得那位同学什么时候能够苏醒?”

米如山摇摇头:“这不好説,有可能下一秒就会醒过来,也有可能需要十天半个月,甚至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也説不定,因为这在临‘床’上不乏先例!”

“什么?”显然米如山给出的结果不是雷成雨想要的答案:别説三五年,就是十天半个月,估计学生家长就能组织亲友团堵了淮安府中的大‘门’!何况现在公知律师那么厉害,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能把黑的説成白的、死的説成活的,没理尚且占三分,如今道理全在人家那边,消息一旦传出,天知道会捅出什么样的‘乱’子!要知道淮安府中可是经世大学的附属中学,是经世系和新中国党的重要基石之一。

虽説近百年来新中国党执政颇有功绩,带领民国走上国强民富之路,但山珍海味吃多了,人们会忍不住想尝尝咸菜窝窝头是什么味道。‘女’神的丈夫尚且有七年之痒,何况一张老脸看了几十年呢?所以现在很多小团体、小党派就利用大家对新中国党执政的厌烦,故意处处找茬作对,以期在国会中夺得一席之地。虽然新中国党在议会中占据八成以上的席位,如此庞然大物远非那些小团体、小党派所能撼动,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蚁多咬死象”的道理并不难懂,所以新中国党内部也是一再整肃,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作为本省新中国党委员之一,雷成雨政治敏感‘性’还是有的,知道“军训打人事件”很有可能变成攻击经世系的另一个把柄,故而极力想要把事件消灭在萌芽状态。当下他压低声音问米如山道:“老米,有没有特殊办法能让那么学生早些醒过来?据我所知,大剂量注‘射’某种‘药’剂或者使用特定物理刺‘激’方法,就可以取得良好效果!”

米如山看了雷成雨一眼,然后答道:“我刚才説过,昏‘迷’是身体的自我保护机制、是人类进化过程中形成的生存策略,自然醒来对身体恢复颇有好处。如果使用某些特殊方法强制唤醒的话,很有可能出现难以预期的后果,比如大剂量使用胞二磷胆碱就很容易导致过敏‘性’休克、急‘性’肺水肿、‘精’神障碍等副作用。而且,如果使用这些‘药’物或者痛觉刺‘激’方法被外界获悉,后果又会怎样?”

军训出现意外,校方自然有,但更多的在军方;而要是使用治疗方法不当,那就会完全落到校方头上,尤其是自己这个校长!雷成雨稍加思量就权衡出其中的利弊,对米如山微微diǎn头道:“既然如此,那就等他自然醒来吧!老米,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江水源等醒来之后才知道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

他觉得自己之所以昏‘迷’三天,黑脸连长的殴打只能算是‘诱’因,最大的罪魁祸首还是手上那只神奇的手镯,因为醒来后明显能感觉思维更加清晰、记忆力更加强大,古人所谓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大概就是自己现在这个状态。

但这个发现丝毫没有减弱他对黑脸连长的恨意,尤其在他偷偷按下手镯上的按钮,发现屏幕上文字变成“预期剩余寿命3340天”时,恨意甚至更加弥漫!因为真实世界里才过去33天,而手镯预测的寿命一下子减少了50天,不仅之前两个月的努力前功尽弃,而且还多搭上了10天!

夺走自己数十天的寿命,这是怎样的仇恨!又有谁会善罢甘休一笑而过?

所以江水源恨得咬牙切齿!

而校长雷成雨听到江水源苏醒之后则是喜不自禁,赶紧带着分管教育的公署副主任以及报社、电视台的一班来到医院慰问,除了借此向外界证明被打学生没有变成植物人外,也表示淮安府中对于学生一向关爱有加,此次军训打人事件纯属意外,罪不在学校。

“江水源同学,你受苦了!”和电视上所有节目的套路一样,雷成雨进了病房就紧紧握住江水源的手,声情并茂地説道:“我代表学校来看望你,希望你尽快好起来,早日返回校园!这位是我们淮安府公署杨昭副主任,他自从获知消息后对事件高度关注,对你的伤情非常关心,反复指示医院、叮嘱医护人员,一定要把你当亲人、当家人一样医治好、照顾好,争取让你尽快康复。”

杨昭也过来和蔼地拍了拍江水源的肩膀:“江水源同学,感觉身体怎么样?在学习和生活上有没有困难需要解决?杨叔叔知道你毕业于山阳初中,中考还考出全府第四名的好成绩,你现在一定要注意休息和营养,加强学习,争取早日学有所成、报效祖国!”

在他们看来,普通十三四岁的学生被学校校长和公署副主任这么一握手一表扬,要么慌张得不知所措,要么‘激’动得痛哭流涕,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和谐的话语。然而江水源却出乎他们的意料,对于他们自以为亲切的官腔根本不为所动,而是不动声‘色’地‘抽’回被雷成雨紧握住的手掌,面对着不时亮起的闪光灯和摄像机,从容不迫地在病‘床’上坐直身体,然后很冷静地答道:“首先,我很感谢杨主任、雷校长以及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拨冗前来看望我这个普通的学生。

“按理説,我应该对杨主任、雷校长的慰问表示万分感‘激’才对,但我现在却不敢感‘激’,因为古人説‘‘春’秋之义莫大于复仇’,江某虽然不敢自况于古人,但是年不足十四,无辜被教官殴打至昏‘迷’三日,到今天才刚刚苏醒。两位领导前来,只字不提如何处理此事,而是大谈特谈闲言淡语,空无一物,废话连篇,请问如何能慰藉无辜者之心?又如何能让江某心生感‘激’?”

杨昭顿时语塞,脸‘色’变得青一阵白一阵。

而们看到一个俊美的少年坐在洁白如雪的病‘床’上,并对校长和公署副主任镇定自若,不卑不亢,言辞犀利,无不为之心动神摇!

雷成雨赶紧解释道:“江水源同学请稍安勿躁,这件事情我们正在积极调查之中,希望你能给一diǎn缓冲时间,届时学校定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江水源冷冷地説道:“自我无辜遭受教官殴打至今已有三天时间,如果如校长所言,校方确实是在积极调查的话,那么事情的大致真相应该水落石出。那江某就斗胆向校长提几个问题,希望校长能给出正面答复,也好让我能够安心养病。首先在我而言,在军训期间有没有使用包括防晒霜在内的任何化妆品?在与教官接触过程中,有没有辱骂或dǐng撞教官?在被教官殴打辱骂之前,有没有其他不当行为?”

雷成雨嘴角微微‘抽’搐,却没有説出半个字来。

江水源继续説道:“或许我在昏‘迷’之中,校方不好就此做出结论,那好,我再问其他问题。请问就教官而言,他在找我之前有没有进行实地调查,掌握有效证据?在动手之前有没有认真听我陈述分辨,询问其他同学的证言证词?他动手殴打未满十四岁的军训学员直至昏‘迷’,究竟是依据哪部法律的哪一款条文?

“另外就学校而言,在事前对学生的行为用新生手册加以规范,那对军训教官有没有约束条款?在事情发生之中,包括班主任在内学校老师都在‘操’场,对于殴打视而不见冷眼旁观,他们究竟有没有尽到他们应尽的?在事情发生之后,以校长您为代表的校方究竟有没有从维护学生的角度,对事件做出周密调查,并向军方提出和严厉追责?”

雷成雨脸‘色’铁青,终于忍不住拂袖而去。而在他身后,们却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新疆尔自治区人口和计划生育科学技术研究所怎么样
西安市蓝田县医院怎么样
沈阳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
治疗白癜风医院兰州哪家好
盐城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