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摘星大陆 第六十九章 且以光明退风雨

2020-01-14 18:45: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星大陆 第六十九章 且以光明退风雨

ps:看摘星大陆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

苍穹之上阳光普照,可是在擂台周身数十丈之内,却是乌云密布,随着风起便有雨落,那是狂暴的天地元气颤抖所引起的异象!

剑行锋锐,在阴雨之中也不会带出任何寒光,但那股恐怖锋利的切割之意,每当划过便会将一片乌云从中分裂,慢慢飘成两团。

但纵使剑芒再盛,那片风雨中依然被更为锋利的指法压制的抬不起头来,秦莫寒那修长的手指只是极为简单的diǎn与刺,带出的强大穿刺与切割之意,竟然超过了那柄故意盎然的寒锋!

覆水剑的剑锋不知与那修长苍白的手指带起的剑风接触了多少次,但都只是剑锋与剑风的接触,无法真正斩碎那根搅动风云的手指。相反秦莫寒的手指却总是轻轻的的diǎn在覆水剑的剑身上,然后如同蜻蜓diǎn水一般带起一阵涟漪。

终于,似乎是厌倦的漫天风雨的苦恼,有些向往艳阳高照的美好,一红一白两道身影飘身分开,分立擂台两端,相隔数十丈而立。

乌云尽散,温暖的阳光终于洒到了擂台之上,灰尘被雨水打湿,凝成了泥,此时¢dǐng¢diǎn¢小¢説,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特有的清香。

场外之中终于看清了场上的情况,一袭白袍的连晨此时显得狼狈无比,发丝被雨水打湿,贴在略显棱角的脸的两侧,素白的院服之上也粘满了泥土,再配合着一块一块被打湿的痕迹,显得肮脏不堪。

而与他相对的秦莫寒则显得潇洒许多,一袭血袍之上纤尘不染,招揽来半城风雨的红袖此时安稳的静沉身体两侧。

看着台上的两人形象明显的差距,看台之上的众人对此并不感到惊讶,脸上都是理所应当的表情,虽然连晨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能一剑击败秦天羽,但“袖手半城”秦莫寒可是稳坐风云榜前二十的了不起的存在!

在那一套风雨交加的猛烈攻势中,少年没有直接落败,而只是看起来极其狼狈而已,这在很多人眼里就已经很不错了,毕竟是初入通玄和通玄后期的区别,相差了近乎三个境界!

阳光普照,终于离开了满天风云的连晨在台上微微喘着粗气,由于没有想到对方体内的元气竟然雄厚至如此地步,所以他被迫进入漫天风雨,从一开始便落了下风,再加上秦莫寒的指法太过强大锋利,元气太过雄厚,所以即使少年的身法稍占上风,也只能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而两人战斗的经验与意识相差仿佛,秦莫寒在学院中的这几年可以説身经百战,以无数场战斗才闯下了“袖手半城”的称号,而连晨虽説有着族玉的灌输,但毕竟别人的经验只能拿来参考,并不能完美的转化成自己的战斗意识。

连晨轻轻的咳嗽了两声,覆水剑横摆,毫不犹豫的再度刺去,竟然不愿留给自己和对方一丝一毫的休息时间!

秦莫寒微微皱眉,对面的连晨已经明显落了下风,可为什么还要如此抢攻?这样有什么意义吗?

看着在眼中飞快放大的剑尖,以及那抹在阳光下略微刺眼的寒光,秦莫寒血袖一挥,风雨再起。

可是这一次,风雨再没有能困住那柄寒锋,仿佛一道明媚的阳光,覆水剑剑势猛然发生了变化,毫不费力的劈开满天风雨,直斩秦莫寒!

看到那仿佛春光的那温柔一剑,擂台之上的老者微微眯眼,感受着其中蕴含的明媚之意,低声私语。

“这剑意?这少年难道与光明神殿有什么关系?”

连晨在明知自己元气陷入下风的时候,还如此抢攻自然是有他的道理,那红袖虽然强势,挥舞之间便可招来半城风雨,但风雨如晦,在光明之前还是要消散于无形。

连晨用的是覆水剑诀,连老的覆水剑诀是他自己在青玄学院中闭关五年才终于创出,当时为了避免星阵的压制,连老的光明神术已经大成,于是自然而然的融入到这套剑法中,所以整套剑法已经变得明媚无比。

在新生大会对阵苏哲之时,连晨便倚覆水剑诀出了一剑,那是整套剑诀中最恐怖的一剑,也是最不留余地的一剑,称为覆水式,覆水难收,所以那一式只要一出,胜负便应立分,要么直接将对手斩于此剑之下,要么剑意燃尽然后颓然落败。

而这套覆水剑诀之中除了那最暴烈最光明的那一记杀剑之外,还有着完整一套稍微温和的剑行手段,光明之意温润的藏在剑招之中,便是此时连晨的手段,凭借光明之意破半城风雨,很妥当,很合适,也很理所当然。

秦莫寒瞳孔猛地收缩,在剑指并出试图再度如同狂风骤雨笼罩少年的那一刹那,被那柄剑尖上透露出的明媚之意晃了眼!没有半分迟疑,一声长啸从唇间喷涌,体内元气毫不吝啬的肆虐而出,向着连晨而去!同时身形暴掠而退,随意一步便是数丈。

覆水剑撞上秦莫寒喷涌而出的元气,静止在半空之中。

“轰!”

一声巨响夹杂着无数烟尘冲天而起!仿佛平地一声惊雷一般突兀无比,看台之上不少看客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听到这一声轰鸣声才痛苦地捂住耳朵,可那种嗡鸣之声早已钻入脑海深处不停的回荡,带起强烈的晕眩和呕吐感!

秦莫寒已经一步退了数丈,此时看到那柄寒锋静止,只有剑尖还微微颤抖,一股莫名的心悸袭上心头,毫不犹豫再退,直到擂台的边缘才停下。

“嗤!”一道深深的剑痕出现在秦莫寒刚才所站的地面之上,入土足足半尺之深!可以想象若是秦莫寒没有再退,等待他的将会是怎样的后果。

看台之上一阵惊呼,没有人会想到,那个新生竟然能将风云榜前二十的秦莫寒逼退,刚才那一回合之中,连晨分明还占了一丝上风!

休息区中的秦剑泉微微沉默,他看得出来,少年的光明无比的剑意完全克制了秦莫寒那偏向阴暗风格的功法招式,即使少年以不过初入通玄的境界施展出来,也能将那半城风雨轻松打散。因为这是光明神君眷顾的世间,没有什么比光明更加纯粹更加强大!

擂台边缘的秦莫寒微眯双眼,认真的看向少年,连晨手中那柄剑喷吐的光明气息对他的功法克制太为强烈,刚才那一剑竟然有了一些势如破竹的趋势。然后红袍掀动,再度欺身而上!

连晨举剑,光明大盛!风雨再度与光明相会,然后再次分离。

秦莫寒又一次暂退,此时他看向少年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凝重之意。

看台之上已经是鸦雀无声,谁都没有想到,刚才还完全处于下风的少年,仅仅剑风一转,便能逆转颓势,此时竟然能和秦莫寒分庭抗礼,而且还能将其逼退!

“那新生的剑法,好光明!”

“莫不是传承自神殿?”

“啧啧,这下又有diǎn意思了,秦莫寒的境界完全碾压那个新生,可功法却完全被克制,这摘星大陆上,除了魔族月神殿的手段,还有哪种风格偏暗系的功法能稍稍抗衡光明?”

秦莫寒微微皱眉,少年的剑太过光明太过锋利,竟然让他有了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虽然境界完全碾压对方,但总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风雨之势每一遇阳光便会消融,这如何能奈何对方?

连晨横剑而对,略微庆幸,所幸连老留下的这套剑法完全克制对方,不然凭借自己体内稀薄的可怜的元气,纵使陈家身法和剑法比对方强,也断然不是对手,况且身法和剑招强也只是有限的,毕竟对方也是袭自四大家族之一的秦家!

秦莫寒轻轻吐出一口浊气,微微曲掌,恐怖的天地元气疯狂的汇集于秦莫寒的指尖,既然漫天风雨不能击溃那个少年,那便用杀招好了!

“乱柯一指!”

看台上响起一阵骚乱,有人认出了秦莫寒正在蓄力的恐怖杀招,不由惊叹出声:多长时间了!就连上一次学院年终大比,都没有见到秦莫寒如此竭尽全力!而今面对一个新生,竟然毫不吝啬!

“那个叫连晨的新生,就算输了,也很了不起了!”

“看他的实力,恐怕排到风云榜三十名左右的样子都没有什么问题了!”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看来我们都老了。”

不过台上的连晨,却没有半diǎn认为自己理所应当输在秦莫寒这一记之下的觉悟,你有恐怖的杀招,难道我没有吗?

连晨举剑齐眉,覆水剑发出微微的清鸣声,仿佛有什么美丽,不吐不快。

(ps:今日三章,第一章奉上)(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公众号!)

广州市番禺区中心医院
景县人民医院
治疗癫痫病最方法
汕头妇科医院有哪些
昆明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