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远古使命第四章争论

2020-01-24 09:10: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远古使命 第四章:争论

没过多久,沙易二人感觉自己该离开了,毕竟山门事务繁重,于是便匆匆告辞。

易长生招呼女儿之时,易珍儿却好像没玩够,死赖着不走。易长生不得不随着女儿再等一等。而沙通天却没什么羁绊,自顾自的沿来路回去了。

大殿之上,秋水和易长生各自落座,易珍儿还在那里逗弄着男孩。忽然,易珍儿一转头道:“这孩子叫什么呀?总不能哎哎叫着吧?”

秋水见二人在一边玩的开心,道:“名字嘛,好像还没来得及取,不如你给他取一个吧!”

易珍儿竟当真了,在那里歪着头,沉思起来。没一会,易珍儿像捡到宝贝,一惊一乍:“哈,我想到了,就叫周正吧!”

“这又是何道理?他的姓怎么也要随你师伯......”易长生忽有所觉自己失语,话没说完便闭了口,然后尴尬笑了笑,算是赔罪。在易长生眼里,也许是心理作用,他们怎么看怎么像父子。

易珍儿小孩心性,毕竟单纯,却也没有把这两个人联系在一起,在她眼里丁是丁卯是卯,单纯的像一张白纸一般。

秋水却恍若不觉,对于他的试探不置可否,然后转头看向易珍儿,道:“周正?有什么名堂?”易珍儿道:“我无量门发源于《周易》,我姓易,他便姓周了呀,而且他这么厉害,以后一定要除魔卫道为己任,终生守卫正道!”

“哈哈,周易!周易!原来你是想和他成为一家人,好好好!”秋水故意戏弄易珍儿,一时觉得失态,道了声佛号:“阿弥陀佛!”易珍儿顿时脸上羞得通红,转过头去和周正玩耍并念叨着:“没想到师伯作为一个出家人,还那么不正经!”

周正醒来一直躺在那里,关于以往的记忆,在咒术一消失的时候便倒灌进了脑中,不过是远古的印象。话说久不活动,关节都生锈了,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此时,他还在恢复的时候,一时动弹不了,任易珍儿在他身上搞小动作。

“啊......”片刻,周正忽然坐了起来,仰天长啸一声,直吓得易珍儿花容失色,登登登后退三步。就因为他的呼喊,使得天上阴云汇聚,使得诺大的青龙大殿晃了一晃。好在秋水和易长生都是得道之人,并没有被突然的情况吓到,还自顾自的喝着茶,只是二人对视一眼,眼中都显出了震惊。

周正站起身来,身上披着的僧袍脱落下来。“啊”易珍儿又惊叫一声,捂着脸!周正赶紧把僧袍缠在腰上,在身前系一个结,挡住了隐秘部位。

待他回过神来,一眼看到的是面前一个小女孩,面貌绝美,衣着华丽,珠光宝气。

虽然没有说话,男孩心里想的却很多:原本的时候,他是没有意识的。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开始能听到周边蛇虫鼠蚁打洞攀爬的声音,甚至连花草的生长,他都偶尔能听得见。那场破灭之战的景象,不知是谁封印在他的脑子里的。但那时的人类穿着不是草叶就是残皮,他是知道的,可如今究竟是何时人类开始穿起了衣服?

匆匆一夜,不知错过了多少年!

疑惑过后,男孩想起耳边的声音,心道:周正,嗯,好,就用这个名字!

易珍儿见他能够站起身来,心里高兴,笑了起来,声音如百灵鸟叫声,委婉动听!

“这是哪?”周正扫视大殿,疑惑的问道。周正扫视大殿一周,最后将目光落到易珍儿身上。

易珍儿贝齿轻启,笑道:“这里是青龙寺,可是当今天下第一宝刹哦,你嘛当然是青龙寺新收的弟子呀,当然你若不愿出家,也可以选择我们“无量门哦”我爹也是很厉害的吆!还有我,易珍儿。”

“青龙寺?无量门?大陆之上何时出了门派?”周正皱眉自言自语,忽又道:“天神呢?难道天神真的都陨落了?”

此时已时至初夜,周正像疯的一样,跑到大殿门外,向天空看去,一道道流星划过,满天的星辰都暗了一暗。

“是了,天上原本是没有星星的,自从那场大战,所有的星辰都出现了,所以星星便是“神墓”!”

周正自言自语,得出一个震古烁今的结论。泪水在他眼眶里转了两圈,随即又被咽到肚子里。看了许久,他才哽咽道:“爸爸,妈妈,我醒来了!”

或许是能够感应得到,月亮的光仿佛闪了一闪,天上的星辰显得更亮了!

周正的反应,秋水和易长生看在眼里,心里却翻云覆雨!秋水和易长生交换了眼色,纷纷感觉此子并不是那么简单。秋水本来以为这是大漠师兄的孩子,可如今仿佛不像了。难道这孩子与众神之死有关系?想到这,二人几乎同时蹭的站了起来,震惊莫名!

“难道,他是某位天神的遗孤?”易长生说出了心声,秋水闻言也是缓缓点头。

“会是哪位天神的遗孤?如果是,那可是一件天大的喜事”秋水眉头舒缓,微笑道。

“是啊,这么多年了,三千华夏门派,却没有培养出一位天神出来。说不定这一位能脱胎凡骨,也不一定!”易长生眼中隐隐放光,早生出了把他收入门下的想法。接着心里隐隐庆幸沙通天先离开了,要不又多一个竞争者。

正在此时,易珍儿才走到周正身边,顺着他的视线昂首看去,只见星光缭乱,一半天光被所有的流星占据,原来下了流星雨!她看了一眼周正的脸庞,他正一本正经想着什么,脸色凝重,些许悲痛,些许愁绪。

“听说流星雨代表着两个星辰的相聚,然后互相碰撞,湮灭!”易珍儿轻轻道,伸手拢了拢风中的秀发。

周正闻言,有些惊讶:“你是说,星星也会死去?”易珍儿轻轻点了点头。

“那星星死了,会去哪里?”

易珍儿见问,有些失落,缓缓道出两个字,却使周正明白起来:“轮回!”

周正闻言忽然转过头来,继续看向那片流星雨,自言自语道:“命运!原来还是你!”

易珍儿说得平淡,但她眼中的一丝痛苦,却被周正看在眼里。

周正他不知道,在他身后的大殿中,二位巨擘正因为他的归属,大吵起来。

“他是我师兄的孩子,就是我青龙寺的人,谁也不能带走!”

“是我女儿把他叫醒的,他就是我未来的的女婿,怎么不能带走。”秋水见他死不要脸,连自己女儿的闺阁名誉都不顾了,他本就言语上不伶俐,气的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秋水涨红了脸,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好好,咱们手底之下见真章!”秋水盛怒之下失分寸,大吼了出来。

大殿之上,一时如掉入冰窖之中。一切真是来的太突然,恍如隔梦!

眼见二位就要到动刀动枪的地步了,易珍儿听见殿中的吵闹,便舍掉周正,走进殿中,以免这二位得道之人把这青龙大殿拆掉。

“不如这样!”一声娇喝,出自易珍儿之口,她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惊着他们,使他们安静下来。

她如今双方都劝不了,只有采用折中的办法,道:“不如让周正自己选择。”秋水和易长生闻言,怒气渐消,想来也有道理,便朝着门外的周正看去。

北京石景山医院怎么样
大理市中医医院
浙江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昆明什么医院治男科
贵阳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