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龙王戒 第二十三章 何门何派

2020-01-14 19:09: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王戒 第二十三章 何门何派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杨柳依拉着班主任来到现场的时候,贾里玉已经回到教室,围观的同学们也在渐渐散去,小声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难以置信的余韵还徘徊在大家的语气中。

“你刚才看清楚了吗,他怎么做到的,正好把人摔成一堆?”

“没看清楚,就看到他从那些人中穿过去,感觉像变魔术。”

“是啊,而且还打了……”声音再次降低“叶封一耳光,太猛了,不过叶封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那还用讲,叶封家在白鹿县黑白两道通吃,感觉那个贾里玉……不过也不一定,他既然敢动手打叶封,说不定也有什么后台。”

“我也这么觉得,你没看到他刚才面对叶封那么多人的时候,淡定的样子,感觉后面也有人。”

……

杨柳依一脸不解地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贾里玉的影子,然后她抓到一个一班的同学问:“贾里玉呢?”

那学生回头看了一眼叶封等人,又看了眼班主任,快速答道:“已经回班了。”不等杨柳依继续问,匆匆走了。

班主任朝叶封等人那边看了一眼,跟杨柳依说:“既然回班级了,就说明没事,我们去班上看看。”

杨柳依“嗯”了一声,跟班主任一道去了高三一班,刚一进班就看到贾里玉安然无恙地坐在位子上学习,神情专注忘我。

班主任和杨柳依走了过去,杨柳依叫了声“贾里玉”,贾里玉抬头,看到班长和班主任,礼貌地站了起来,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

“你你没受伤吧?”杨柳依当时一看到叶封带人去堵贾里玉就忙着跑去找班主任,因此她没有看到后来发生了什么。

“没有。”贾里玉看着杨柳依,微笑着说:“已经没事了,谢谢班长关心。”然后又对着班主任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班主任心中疑惑不定,但是也不方便当场追问细节,毕竟涉及到叶封的事情,连校长都避而远之,他也不想牵扯太多,说道:“没事就好,以后也要注意,把精力用在学习上。”

“嗯。”

“那行,你继续学习吧,我先回去了。”

班主任走了之后,杨柳依继续问:“真没事了嘛,我明明看着叶封带人去找你……”

“是啊,不过后来我跟他们讲了讲道理,告诉他们中学手册上的一些规定,然后大家就和解了。”

“啊?”

贾里玉笑道:“大家都是校友,有什么矛盾沟通一下就好了,真没事了。”

杨柳依将信将疑,盯着贾里玉看了一会,这才转身回自己的座位上,贾里玉顿了一下,忽然叫道:“班长”。

杨柳依回身,看着他:“怎么了?”

“谢谢你。”贾里玉诚恳地重复了一边,然后补充道:“以后如果遇到什么为难的事情,可以找我帮忙,如果我能做到,一定会尽力。”

杨柳依笑了笑,然后点头说道:“好啊。”

杨柳依随口应了贾里玉的这个承诺时,她并不知道这个承诺的价值,甚至还带着“不管别人敢不敢,但我偏要跟贾里玉有联系”的倔强,因此贾里玉的承诺固然难得,杨柳依的“好啊”也同样珍贵。

杨柳依回到自己的座位,还是没忍住向同桌崔小芸打听了广场上后面发生的事情,得知全部真相之后,愣了半晌,慢慢回头看向贾里玉,发现他正望着窗外发呆,不知在想什么,片刻之后又转头问崔小芸:“你有没有觉得,贾里玉这个周末回来之后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崔小芸点头道:“是啊是啊,之前根本没人知道他这么厉害。”

杨柳依说的并不是这件事,她想说的是其中上的一些变化,不过这种事往往只可意会,难以言传,象征性地嗯了一声,不再多说。

在杨柳依和崔小芸讨论贾里玉的变化时,林耀祖、姚梦涵和贾北成三人也在讨论相似的话题。

“你们知道他以前练过功夫吗?”林耀祖刚被贾里玉吓了一跳,面子上有点挂不住,问起贾里玉的时候,多少带着点怒意。

贾北成想了想,道:“小的时候我们都跟他叔叔学过,不过那时候就是玩儿,根本没学到什么真东西,最多就是后空翻和鲤鱼打挺。”

“这么说,他叔叔是行家?”

“是练过,但是我可以肯定贾里玉和我一样,都没有学过真正的功夫。”

林耀祖眉头紧锁,沉吟了半晌,忽而冷笑一声,道:“即使学过又怎么样,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武功有什么用,面对现代武器,再厉害的功夫也要跪,你快得过枪,快得过大炮?”

“就是说,而且会功夫在现代社会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除了打架斗殴,其他能干什么,就比如他叔叔,现在不一样在外面给人打工,每个月拿那一点工资。”

姚梦涵这时也接道:“成绩那么差,以后考不上好的大学,进入社会找不到好工作,功夫再高有什么用,难道去做保安?”

“做保安倒很适合他,我们小区的保安以前就当过兵,可以不用梯子翻过一座五六米的院墙,还能用手劈开砖头。”林耀祖心理平衡过来,语气重归自信淡定。

贾北成闻弦而知雅意,道:“可是还是要给你们做保安不是吗?”

林耀祖笑了笑,道:“做保安有什么不好,每年逢年过节,我们家都会给保安包大红包。”

在贾北成、姚梦涵两个捧哏的帮助下,林耀祖刚才被贾里玉言语羞辱的心结已经彻底打开,不过广场上叶封等人还在郁闷纠结。

“投机取巧而已!如果明刀明枪地正面对上,我一个人都不怕他。”

“学过两天功夫,装什么武林高手,封哥,我们现在再去他班上找他,这次大家都注意点,不要再被他偷袭……”

“行了都别说了!”不等大家说完,叶封冷声制止道:“现在过去找他,只会被治得更惨,这件事你们都不用管了,我来处理。”说着不再理会大家,独自离去,他女朋友正要跟上去被他阻止:“你和大家都先回班吧,我回趟家。”

大家一听说他要回家,都不再多说,叶封家在白鹿县到底有大实力,学校大多数人包括大多数老师都不清楚,只从传闻中了解过一些信息,但这群常年跟着叶封混得体育生却对此有着更为清具体的概念,叶封跟他们半真半假地说过:“在白鹿县,他杀了人家里都能摆平。”

正常情况下,从学校到叶封家是十五分钟的车程,不过今天叶封有急事,摩托车飚了点速,八分钟就回到了家,在家门口下了摩托,直接去棋室找爷爷,爷爷这时正在和人下象棋。

“你不上课,跑回来做什么?”叶封前脚刚一进门,就听到爷爷的声音。

“爷爷,我今天被人打了。”

穿着宽松的对襟褂,手里转着两颗不锈钢球,看上去像个旧时教书先生的老人闻言停住下棋,转头看向孙子,问:“被人打了,怎么打的?”

叶封遂把在广场上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爷爷,也没有添油加醋撒谎,因为他之前试过当着爷爷面撒谎,没有成功过一次。

“转七星?”白鹿县权力最大的老人转头问对面的棋友,他的那个棋友大概四五十岁,瘦小精悍,听到老友的询问,点头道:“听小封的说法,应该就是形意的转七星,这就表示那小孩子恐怕也是有门户的人,要谨慎一点。”

叶七爷点点头,转头跟叶封说:“去修身馆把你雷昆师兄叫来。”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

上海一乙医院哪家好
重庆华肤医院来院路线
山东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湖南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张家口知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