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绝世邪君 第一百六十三章 碧落黄泉我找你_1

2020-01-14 10:09: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世邪君 第一百六十三章 碧落黄泉我找你

沁雪心哑然.

是啊.她说过.她不会骗他……

“我……”

犹豫许久.她和秦石对视.眼神里有些胆怯.望着秦石眼神里炽热的火光.心里的防线终于溃败.梨花带雨的泪光滑落:“爱过……很深很深的爱.爱到当必须要割舍时.会痛到窒息的爱……”

秦石一惊:“那为何要这样…….”

可不等话音落下.沁雪心玉手举起.一下子轻轻的堵住秦石的嘴:“石头……我第一次这样喊你.你对我的情.我全知道.但你记住.我对你的情.只多不少.”

只多不少.

心弦波动.秦石的瞳孔急剧收缩.他一眨不眨的睁着眼.等待着沁雪心的解释.

深深吸了口气.沁雪心顺着崖谷下的云霄俯瞰.眼眸中闪过一丝疲惫和无奈:“但.有些是你我无力抗拒的命运……”

说完这话.沁雪心泣不成声.突然间将手袖翻起.

只见.在她的手臂上.有一个鲜红的刺青.刺青成云彩状.在云彩的中央有着两双血眸.云形刺青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

“这是…….”

望见云形刺青.秦石心里一惊.

“这个刺青.就是当年屠我家族.杀我义父义母的血袍人.血袍上绣着的图纹.”沁雪心咬破红唇.任由血腥味在口腔里晕开:“十岁那年.当我义父义母倒在血泊里时.我就在手臂上刻下这个刺青.并且在心中发下绝誓.”

“此生不诛血袍人.永冻心扉.生世不嫁.”

呼呼呼~.一阵阴冷的风.夹杂着凄凉和寂寥.在崖顶上吹拂.显得略微冰冷.

秦石身子一颤.整个人惊呆了.

在这些日子的相处里.他好像已经忘记那些隐藏在阴暗的角落里.剥夺沁雪心童年和情感的血袍人的存在.

“原來.雪心故意疏远我.并不是因为恢复实力.而是因为血袍人所存在的潜在危机.”秦石拳心唰下攥紧.指甲狠狠扣紧掌心:“我究竟是有多畜生.竟然去猜疑雪心的感情.”

山崖上.悲戚的风微微掠过.

“在这段感情里.雪心所付出的远远要比我多的多的多.原來.我在雪心的心中.占据了这样沉重的位置……”

想到这.秦石忍不住的捏住拳.目光狠狠的盯着沁雪心手臂上.那血红色的云形刺青.将它的每个细节都刻印在脑海里.

“就是因为这群未曾相识.沒有过任何交集的血袍人.将我和雪心的情给推到孤立无援.四面楚歌的绝境……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一股怨念如涛涛汹涌的江水.在秦石心里泛滥.

犹豫下.秦石仰首.有些压抑的问句:“是不是……等到诛杀了血袍人.我就可以载你共享青霄.”

沁雪心一愣.冰冷的娇容上变化出丝丝柔情:“你记的吗.我说过.如果有一天.诛杀死血袍人.我希望有一个人.能走进我的心里.”

“那个人是你.我沒骗你.”沁雪心道:“等到那时.再次依偎在你的怀中.做一个沒有顾忌的小女人……有何妨.”

震撼.

一番话.秦石惊呆在原地.他的心被绞痛一下.面容有些亢奋:“雪心.你不需要.一个人将这些压力扛着.我是男人.我可以帮你.”

“不.”

提起血袍人.沁雪心全身打颤.娇容失色的攀爬出胆怯的光芒:“你不能插手.绝对不能.你不知道血袍人的实力.他们的强大就像是梦魇般长存.是不可抗拒的存在……”

“可是……”

“石头.你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去触及血袍人.”沁雪心特别惶急.好像生怕秦石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不要说你.在他们面前.就算是我也只有无力……”

闻声.秦石哑然.

是啊.现在他的实力.区区破灵境的小喽啰.放眼古城这种三线城市.或许算是天赋盎然.可放眼炽焰帝国.放眼整片荒灵大陆.却只有尘埃般微弱.

连沁雪心.玄灵境的实力.在血袍人面前都只有无力.更何况是他呢.

一抹凄凉.

这一刻.秦石的掌心被指甲划破.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如此弱小.正是因为这份弱小.才让这份感情变得如此被动.

他憎恨自己的弱小.

这一刻.他渴望力量.前所未有的渴望变强.

只有变得更强.才能捍卫这段來之不易的感情.

见秦石沒有说话.沁雪心松口气.抿下嘴:“如果诛杀血袍人的那一天.我答应你……陪你共享青霄再现.”

这种被别人决定命运的无力.令秦石由衷的感觉到厌恶.可是.现在的他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点点头:“嗯.我等着那一天.”

“但是.石头.你要答应我……”

唰下.沁雪心的眸子湿润.哽咽的抽泣声:“如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要释怀的忘记我.那样我在天堂才能安心啊……”

咣啷.

秦石全身一颤.

“这条路.满是荆棘.我真的不想你为我伤心……”沁雪心沉重的吐出口浊气.道:“与其相濡以沫.何不若相忘于江湖呢.”

“只要你开心.”

沁雪心牵强的露出丝笑.

“我不会让那一天.出现.”秦石沒有答应.这种事情他真的答应不了.他不敢想象有一天.和沁雪心生死相隔.人鬼殊途的画面.

好像早就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沁雪心沒有在为难.只是满是柔情的道:“石头.我相信.有一天你一定会在这片大陆.指点江山.”

秦石心里震撼下.这句话他不是头次听见.上次书中玉也是这样和他说……可是.这所谓指点江山的那一天.究竟还需要等上多久.

“石头.好好的活着.”

“直到.下一次我们相见.”沁雪心低吟声.目光朝西方望去.

黄昏时分.西方的祥云中透着红晕.

一道彻骨的寒流扩散.粉色如樱花的裙摆飘荡.沁雪心较弱的身躯飞舞.终于在万般不舍下选择离开.朝西方远遁.

“下一次么……”

站在后面.望着渐渐消散的沁雪心.秦石沒有再去阻拦.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他根本留不住沁雪心.就算是留下來也沒有能力去保护她.

沁雪心走了.走的很平淡.沒有留下任何的思绪.

一切.发生的很快.结束的也很快.就好像是大梦一场.当醒來的时候.什么也沒有留下.也沒有带走什么.

最终.只剩下秦石.

直到沁雪心的身影.在夕阳的尽头变淡.彻底消失.秦石才回过神.在他的眼眸中闪过道炽热的光芒:“我秦石说的话.一定会说到做到.我答应过要保护你……就一定会.”

“雪心.”

“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会去找你.”

站在绝情崖的顶端.任由瑞霭笼罩.秦石的心决绝而起:“等到那一天.沒有人能在伤害你.就算是血袍人也不行.”

此时.他的心里燃烧着汹涛烈火.一股一股激情的斗志被点燃.经历绝情崖下短暂的时间.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人生.

渴望变强.渴望变强到足矣抗衡血袍人.足矣保护那个饱受风霜的女子.

“看來.不能在亵慢了.”

秦石攥起拳.闭着眼感受着云霄间拂面的冷风.突然间睁开深邃而漆黑的眸子.朝西方的黄昏去:“我要变强.”

在决绝下.他离开绝情崖.

……

离开绝情崖.秦石却有些懊恼.

他被扶风带來这绝情崖.现在的他完全是个路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地理位置.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在炽焰帝国的北方区域.

“看來.得先找个人问问路才行.”有些无奈的沿着崖下走去.路上他的心快速翻转.

走下崖谷.是一片林荫小路.这小路非常的清爽.黄昏时分慵懒的光辉.透过熙攘的枝叶.斑驳着如黄金的斑斓.

“不知道.古城那面.小宇子、苏铭他们.和秦家的人怎么样了.”收起思绪.秦石不再去想沁雪心的事.毕竟这条路需要很久很久的时间去走.

为此.他想起古城.最后惨重狼藉的战场.

“小米彩也是.不知道有沒有逃脱.”秦石狠狠的攥起拳:“云鼎宗、焚天宗、你们等着吧.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当然.愤怒归愤怒.秦石心里也知道.现在并不是他回古城的最佳时机.

捏了捏拳.秦石暗道:“玉姐沉睡已久.我得先想办法.找点治愈灵魂的草药.帮助玉姐恢复才行啊.”

想起玉姐.秦石抹了抹腰间的焚书:“而且我答应过玉姐.要帮她找神孕树果……我欠她的真是太多了.”

决定下來.秦石准备先在附近找个城市.看看能不能弄些治愈灵魂的草药.

一路沿着林荫路走下.

就这样走.却完全不知道方向.

他感觉.四周的景象好像完全沒有变化.不是花草就是树林.为此.不得以下的停住身.环视周围半圈后.愤愤的骂句:“靠.有完沒完.”

呼呼呼.

可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树木间伴风响起:“嘿嘿.小家伙.怎么迷路了.那要不要老衲给你算上一卦.”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专家号
益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常德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日照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菏泽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