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十天神境 正文 古地_第三十六章 核心区

2020-01-14 11:44: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十天神境 正文 古地_第三十六章 核心区

办好相关事项之后,阎丹晨和木尘朱鸾两人离开了星黎殿所在的圣山。

在圣城接回三灵兽,三石一个劲儿抱怨,不停的说把自己落在这个一座山也见不到的鬼地方,阎丹晨颇为无语,圣城这个在别人眼中无比神圣的地方,在三石的嘴里反倒成了一个“连一座山也没有”的地方。

木尘表示不理解,反驳道:“明明还有一座山来着。”

因为木尘的参与,三石的劲头更加足了,一人一兽不停地争吵,简直要打起来。

阎丹晨一个人离开了,之前和雷家家主定下的时间是一年,此时也不过两个月而已,距离期限还有足足十个月的时间,阎丹晨不急,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十个月时间对他而言无所谓,刚刚好可以用来领悟最新感悟的还不太纯熟的法则。而朱鸾和木尘两个人这不同于阎丹晨。星黎殿对于阎丹晨而言仅仅只是一个进入新大陆的途径而已,在星黎殿,阎丹晨是不会有太多收获的,还不如外出历练,但是朱鸾和木尘不同,他们没有增加这种特殊的体质,星黎殿自然有适合的资源。

此时距离当日不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加上路上赶路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三个月,阎丹晨知道,雷家只是一个小家族,而寒山城势力极其复杂,要想一同寒山城,三个月恐怕仅仅只能看出一点端倪。

来到寒山城,果然不出阎丹晨所料,一切都还是风平浪静,所有人都显得很是平和,阎丹晨觉得,雷家家主应该还没有开始动作。

阎丹晨没有可以隐藏自己的相貌,仅仅只是将自己一身的修为敛去,若是修为较弱的人,自然不会发现,但若是遇到修为相当的人,就不免暴露,不过令阎丹晨奇怪的是,自己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按道理讲,两个月之前自己在这寒山城也应该引起一部人注意了,尤其是雷家更应该注意才是,但是自己已经在寒山城游荡了小半天了,却一直没有人发现。

这也不怪雷正天,毕竟雷正天怎么会想到阎丹晨会这时候回来?在雷正天看来,身为星黎殿的成员,平时肯定都用尽一切机会修炼,怎么会闲来无事在大街上溜达?

找找转了几圈,阎丹晨忽然来了兴趣,想了想,转到一个无人的街巷,换上一身粗麻布衣又走了出来。

这身衣物是当年阎丹晨在各做山谷跟随老医时穿过的衣服,星黎殿配给的衣物哪怕是收敛了力量,化作寻常衣衫,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是非常高昂的衣物,这对于阎丹晨心血来潮的计划可是一个阻碍。

换上粗麻布衣,阎丹晨想了想,又从阎王戒内取出几株草药揣在怀里,顿时,一股淡淡的药香缓缓地飘散开来。

再次弄散头发,将自己的相貌彻底恢复到当初在那山谷内的样貌,阎丹晨笑了笑,向着自己早已看好的方向走去。

寒山城,寒桥桥头,一个身穿粗麻布衣的少年带着坚毅的神色坚定地走着,寒桥的对面是一座不大的药坊。

修者无疾,故而修炼者之中没有医者,但是凡人却不一样,凡人食人间烟火,头痛脑热之类的小疾很是常见,而有些怪异的疾病也不少见,毕竟人口基数很大,有大病也很常见,在过去,山中猎人发现一些野草有治疗发热之疾的功效,进而出现了药这一事物,不过因为仅仅只在凡人中流行,所以发展极缓,难登大雅之堂,医者也是极少,但是在数百年的缓慢发展之下,凡人有疾者无数,医者也渐渐地发展了起来,从只能在山林中采药为生的野医渐渐地发展到了登堂入室的程度。

寒山城是修者之城,修者众多,但凡人也不在少数,故而也有药坊存在,位于寒桥之前的寒桥药坊便是这寒山城最大的药坊。

说是最大,但是在阎丹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觉得这是一个无人问津的小铺子。

阎丹晨再三恳求,药坊老板也是心善之人,再加上阎丹晨一身打扮也很是可怜,而且山上还带着一股药味儿,倒像是个懂医的小子,想了想,药坊老板还是收留了阎丹晨。

因为天色渐晚,药坊也没有什么前来问诊的病人,药坊老板便关了铺子,几个小菜,一壶老酒很快便端到了小桌上。

直到这时,阎丹晨才缓过神来,之前与药坊老板接触,让阎丹晨有一种回到了那个山谷村庄的感觉。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药坊老板问道。

阎丹晨不是第一次隐居于凡人之中,谎话说起来也很流利:“那个,我是附近山村的,家中无人,只有一个上了年纪的爷爷,但是不久前爷爷过世了,村里人排外,我就来到了这儿,因为爷爷曾经传授过一些医药之理,所以想来混口饭吃。”

药坊老板有些唏嘘,城外的山村生活的确不怎么好,不知道为什么,山林中总是少不了土匪强盗一类,看着孩子,多半是因为土匪背井离乡,到了另一个村子,只是村人排外,在唯一愿意收留的人过世之后,只能离开村庄另寻出路······

药坊老板的想象力也是蛮不错的,阎丹晨只是说了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话,药坊老板就自己把所有的漏洞补了起来。

至于为什么村人排外,药坊老板也给了自己一个理由:土匪横行,村人担心这孩子是土匪的卧底而排外也不是没有可能。

药坊老板很是仁慈,因而才愿意收留阎丹晨,甚至自我安慰的编造一些放在一起绝对会不攻自破的谎言。

不管怎样,阎丹晨算是暂时有了个安稳的住处。

第二日,药坊开门,药坊老板点燃一支檀香插进香炉,阎丹晨有些理解这药坊老板的举动,檀香静气凝神,对于没有修炼的凡人而言,可以提高精神,有利于医者诊治。

还没等一炷香燃尽,便已经有了前来诊治的病人,阎丹晨微微一看便发现,此人只是轻微的寒气入体,若是修炼者,至于运转功法,寒气自然祛除,只是身为凡人,只能依靠药物。

药坊老板自然也是医者,诊断之后,药坊老板便开出了一张药方,顺手便递给阎丹晨,阎丹晨一愣,而后熟练地接过药单,顺手从身后的药柜中取出相应的药物。

这一幕,像极了当初在山谷村庄内和老医相处的日子。

病人走后,药坊老板看了看阎丹晨,笑了笑道:“是不是吃了一惊?其实我也很惊讶,怎么说呢?最近药坊的生意不太好,嘛,尽管是好事,但是我那唯一的学徒忍不住寂寞还有繁杂的事物,就在几天前离开了,这几天正打算找个新的学徒,刚刚好你来了,所以就顺手了,毕竟这么多年学徒一直没少过,身边有人就成了习惯了,不过你倒是让人很惊讶嘛,这一手很纯熟啊,而且抓药的药量也恰到好处,之前有类似的经验吗?”

阎丹晨笑了笑,道:“以前我就是这样和爷爷一起生活的。”

阎丹晨这倒没说假话,因为当初自己就是这样和老医一起生活的。

药坊老板的话微微勾起了阎丹晨的回忆,药坊老板见阎丹晨不再言语,神情看似平静,但又隐隐有些说不出的意味,意味自己勾起了阎丹晨的伤心事,连忙掉转话头道:“这样啊,那刚好,从今以后你作为我的学徒如何?”

阎丹晨点点头,微微一笑,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檀香缓缓燃烧,药坊迎接了一位又一位前来应诊的病人,阎丹晨也渐渐地融入了这平凡的生活之中。

时间一天天推移,药坊老板也试着教给阎丹晨一些药理知识,但随着不断地教学,药坊老板震惊的发现,阎丹晨所懂得的药理知识竟然比自己还要丰富,药坊老板没有多想,只是非常钦佩阎丹晨所谓的敢过世的爷爷。

阎丹晨也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每天早上开门应诊,和街坊邻里谈笑,说着一些奇闻异事,晚上则不紧不慢的感悟这法则。

本源火焰在手,火系本源和雷系本源,蕴含着两种元素力量所有的法则,阎丹晨只要感悟一丝,实力就会大有增加,即使是小领域,施展起来也没有之前那么艰难了。

时间缓缓推移,不知不觉之中,阎丹晨来到这寒山城已经有半个多月了。

这半个多月以来,寒山城的气氛渐渐地变得火热起来,阎丹晨初来之时,寒山城还是一片祥和,但是最近几日,却是爆发出寒山城内几个小型散修势力只见的斗争,阎丹晨所在的药坊生意也渐渐地好转,修炼者斗争,总是有凡人会受伤,轻伤尚可忍忍即过,但修炼者斗争受波及者往往轻者骨折,重者还有不少丢了性命的,药坊老板每日看着人来人往,经济效益是越来越好,认识心情却一点点的降低。

“寒山城,多半又要有战乱了。”

许久之后,药坊老板这样说道。

柘荣县医院怎么样
威远县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建诊治白斑病医院
宁夏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宿迁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