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武道玄皇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东床快婿喜临门(第二更)

2020-02-14 08:21: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武道玄皇 第四百六十四章 东床快婿喜临门(第二更)

大长老笑道:“傻丫头,咱们沈庄有喜事,当然要准备红灯笼了!”

露琼笑着问道:“什么喜事啊?是不是有喜糖吃?”

大长老眼睛微眯道:“喜糖是有,不过不是给你吃的!”

露琼撅起了小嘴,撒娇道:“为什么不给我吃,三爷爷?”

大长老道:“因为是你的喜糖!要给别人吃的!”

“我的?”露琼瞪大了眼睛问道,忽然又像想到了什么,一张俏脸顿时羞得绯红,低垂下了头。

大长老见露琼的样子,笑道:“丫头大了,知道害羞了!寒儿!”

凌寒听到,立刻道:“大长老!”

大长老端详了凌寒片刻道:“寒儿,你师父重病之时,便嘱咐老夫,待你们回来,不管寻没寻到那‘龙凤续命丹’,都要将你与琼儿的婚事筹办了,他也好能看到露琼这丫头有个归宿!所以这段日子,老夫便一直在筹办你们的婚事!你们真的寻到了那‘龙凤续命丹’,这真[dǐng][diǎn]是老天眷顾我们沈庄!”

凌寒一听,顿时一愣,道:“什么……婚事……是不是有些急啊?”

大长老笑道:“怎么,你小子不喜欢琼丫头?”

“不,不是!”凌寒急忙道。

露琼方才听到凌寒説婚事急,还有些担心,虽然低着头,眼睛却一直盯着凌寒,听到凌寒説不是不喜欢自己,便偷偷的抿嘴一乐。

“不是就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日子都已经选好,就这么订了!以后都是一家人,寒儿也该叫我三爷爷了!”大长老笑道。

“大长老……”凌寒嚅嗫道。

“嗯?”大长老脸色一板。

“三……三爷爷!”凌寒立刻改口,“只是凌寒父母之仇未报,舅舅下落不明,凌寒的病况又……”凌寒担心道。

“凌小子,还有几件事要告诉你,听了先不要激动,近日海巡的船只,发现了一件重宝,就是那‘吸魂夺魄法阵’!”大长老顿了顿,看着凌寒。

“什么?寻到那‘吸魂夺魄法阵’?”凌寒激动的站了起来。

露琼听罢,也起身道:“三爷爷,这可是真的,那寒哥身上的寒毒就可以解开了!”

“正是那‘吸魂夺魄法阵’!所以,又是一件喜事!”大长老笑着道。

露琼看着凌寒道:“寒哥,你的病终于可以治了!”

凌寒心中自然高兴,因为只有救得自己的性命,才能为父母报仇,才能再去寻找舅舅。

“先别激动,还有一件事,寒儿,你的舅舅是不是叫做冰烈?”大长老问道。

“正是!莫非已经有了我舅舅的音信?”凌寒在也站立不住,高声问道。

“你们出庄的第二日,便寻到了一个叫做冰烈的人,头发与你倒是一样的颜色!”大长老道。

“我舅舅现在何处?”凌寒急忙问道。

“你舅舅现在就在沈庄!”大长老道。

“大……三爷爷,我舅舅在哪里,快带我去!”凌寒起身便要出门。

“这孩子,不要急,你舅舅听闻你与琼儿情投意合,欣然答应你们的婚事,他今日随着采买的管家,一起去了风铃城,过段时候,便会回庄,我们只要在庄上等待就好!先坐下,陪三爷爷喝酒!三爷爷好久没这么高兴过了!”大长老道。

“哦!”凌寒脸上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就要见到舅舅,心情又是格外的激动。

“今日是四喜临门,其一,你与露琼平安归来,并且带回灵药,可以医治你未来岳父的伤,其二,寻到你的舅舅,你们也可以亲人团聚,其三,找到了那‘吸魂夺魄法阵’,待你师父伤好,便可以给你除去身上的恶疾,其四,也是老夫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你与琼儿的婚期,定在了这个月末,嗯,还有十天,明年的这个时候,没准就能有个小琼儿,或是小寒儿了!哈哈哈!”大长老仰头大笑。

“三爷爷,真是的!”露琼的小脸又羞得通红。

凌寒心中不知是喜是悲,眼眶通红,没想到困扰自己许久的事情,今日竟然都迎刃而解。

“来,凌小子,陪三爷爷再喝一杯!”大长老道。

凌寒自然无法拒绝,大口的将那杯喜酒喝下。

大长老今日的确高兴,连饮数杯,只是他毕竟年纪大了,不胜酒力,凌寒见他已有醉意,便与白朗露琼将大长老送回住所。

“凌小子,答应三爷爷,以后一定要对琼丫头好,不然的话,三爷爷不会饶了你!”大长老忽然从床上翻身,抓住了凌寒的胳膊,红着眼睛道。

“三爷爷放心,凌寒不会辜负琼妹的!”凌寒道。

“好好!”大长老翻身躺在床上,鼾声顿起。

凌寒擦了擦额头的汗,便退出了大长老的房间。

露琼在外面见凌寒出来,小声问道:“三爷爷又与你説什么了?”

凌寒红着脸道:“三爷爷説,让我好好的待你!”

露琼听罢低着头道:“寒哥,我也会好好待你的!”説罢,便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凌寒见露琼已走,急忙朝着沈庄门口奔去,白朗也不知凌寒有什么急事,只得随着凌寒朝着门口奔去。

“白六哥,你见到我舅舅了么?”凌寒沿路遇到了那白六,急忙问道。

“公子爷,小的没有见到!”白六忙回答,并低头行礼。

凌寒道了声谢,又急忙朝着门口奔去。

白六看着凌寒的背影道:“小姐这夫君倒真的是个俊后生!”

凌寒一路走,一路问,所遇的丫鬟守卫都没有见到冰烈回庄,但众人看凌寒的眼神都有些变化。

凌寒一路来到了庄门,见到那门口守卫,立刻问道:“诸位兄弟可曾见到我舅舅?”

那门口守卫也都认得凌寒,自然也认得白朗,只是他们都摇摇头。

这时一个统领模样的男子走下门楼,朝着凌寒一拱手道:“凌公子,那冰老爷出庄许久,应该快回来了!”

凌寒朝着那统领感激的拱了拱手道:“多谢兄弟!”説罢,便“腾腾腾”的奔上了门楼,朝着那条通往风铃城的山路望去。

只是山路上并无一人一马,凌寒只得在城楼上等候。

那个统领模样的年轻人也上了城楼。

“凌……凌公子!”那年轻人看着凌寒,目光有些闪烁。

“这位兄弟,有什么事么?”凌寒见那年轻统领欲言又止的样子,便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那年轻统领依旧吞吞吐吐的模样。

“兄弟,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助么?你説出来!”凌寒以为那年轻统领遇到了什么麻烦,便关切的问道。

“本来这件事在下并没有什么权利説,只是在下又忍不住,凌公子,千万不要怪罪!而且最好凌公子能先答应在下。”那年轻统领道

,一双眼睛忽然大胆的盯着凌寒。

“没事,你説,只要凌寒能办到,定会答应你!”凌寒虽然不知这年轻统领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但见那年轻统领满脸忠厚的样子,定不会有什么破格之事,凌寒便一口答应。

“凌公子,在下只希望,你能一直对小姐好!无论怎么样,都不能辜负了小姐!”那年轻统领的眼中闪着泪光。

“哦?”凌寒顿时一愣,也直直的盯着那年轻统领。

那年轻的统领自然就是那小毛,小毛听闻自己朝思暮想的沈小姐不日便要与沈庄第一高足凌寒完婚,虽然他早就知道,露琼与凌寒已经有了婚约,但并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快。小毛自己喝了几瓶心伤的苦酒后,便萌生一个念头,一定要让凌寒好好的对待露琼,虽然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统领,与凌寒的身份相差万千,但他还是要这么做。这也是他唯一能够为露琼做的事情了。

“凌公子,你能否答应在下?”小毛见凌寒不答话,心中有些焦急。

“好!我答应你!”凌寒似乎察觉到了这年轻统领的苦心,郑重的diǎn了diǎn头。

就在此时,那条出庄的大路上,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銮铃声。

分享到: